主页 -> 增福增慧
福从哪里来,从孝养父母开始
发表日期:2016-05-31 14:56:30 阅读次数:24次

  杨黼受老僧开示竭力孝亲

  杨黼,是安徽省太和县人。他感觉人生无常,立志修道,听说四川省无际大师的道行很高,为了要亲近明师,他就辞别双亲,离开故乡,到四川去访师求道。

  刚抵四川省境内,遇见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和尚,他向老和尚很恭敬的顶了一个礼,老和尚问他说:‘你从哪里来?到四川来做什么?’他答道:‘我从安徽省来,想到四川参访无际大师,修学佛法的大道。’老和尚说:‘你要见无际大师,那不如见佛。’杨黼问:‘我很想见佛,但不知佛在哪里,请求老和尚指示我,好吗?’老和尚说:‘你赶快回家去,看到肩上披著大被,脚上倒穿鞋子的,那就是佛了。’杨黼听了老和尚的话,深信不疑,就整理行装,雇舟返乡,在路上跋涉了一个多月,回家的那天,已是暮色苍茫的黄昏,他敲著家中的大门,呼唤妈妈开门,他妈妈听到宝贝儿子回来了,欢喜得从床上跳起来,来不及穿衣服,只把棉被披在肩上,倒拖了鞋子,匆匆忙忙的出来开门,迎接爱儿。杨黼看到披衾倒屣的妈妈,顿然觉悟父母才是活佛。

  从此以后,竭力孝顺双亲,在物质方面,尽量使父母满足,在精神方面,尽量使父母快乐,后来杨黼享八十岁的高寿,临终时候,诵金刚经的四句偈,安详而逝。(取材自德育古鉴)

  徐一鹏纯孝感动猛虎

  徐一鹏,是浙江省鄞县人,对父母很孝顺,家中贫苦,不得不出外谋生,在海滨一个村庄中设馆授徒。

  有一天夜间,他做了个奇异的梦,醒来以后,对主人说:‘恐怕我的父亲在家中病重,我急欲回家看一看父亲。’他在归家的途中,经过一处山岭,忽然遇见一只猛虎,由于孝父的一片诚心,虽然遭此危险,一些也不惊慌,他很镇静的祝祷说:‘我为了父亲害病,急欲回家侍候,愿老虎怜悯,不要阻挡我的去路。’说也奇怪,那只老虎好像很受感动似的,竟回头而去。

  徐一鹏回到家中,他父亲本已病重得昏迷不醒,看到儿子回家,竟苏醒过来,对他说:‘我的爱儿,你回家的时候,在路上遇到老虎吗?刚才我被摄至冥府,听到一个绯衣人的谈话,知道我本来已命该寿终,因为儿子纯孝的感动,使猛虎也退避,冥司特地延我寿命一纪。’

  后来他父亲的病,果即痊愈,过了十二年才去世。(取材自德育古鉴)

  潘综以死救父免于匪祸

  潘综,是晋朝时代浙江吴兴人。

  当时妖党孙恩作乱,匪兵攻破村邑,潘综有一个年老的父亲,已是七十多岁的高龄,难于行动,他就背负著父亲,逃避匪祸。因此他不得不走得很慢,有给匪兵追上的危险。他的父亲潘骠对他说:‘我年已衰老,不能行动,无法逃走,你年纪轻,独自一个人逃,还可来得及避去匪祸,如果带著我走,走得很慢,势必给匪兵追上,那么我们父子二人都要遇难。希望你不要管我,自己一个人逃,可以保全你的生命。’潘综听了父亲这一番话,虽觉很有道理,但还不肯舍弃年老的父亲,结果终于给匪兵追上。

  潘综向匪兵叩头说:‘我的父亲已是七十多岁的高龄,求求你们饶恕他,保全他的老命吧!’他父亲潘骠也向匪兵请求说:‘我的儿子年龄轻,本来可以走避,为了不肯舍弃我,所以没有走。但我年已老,死也没有关系,只求求保全我儿子的生命。’有一个匪兵正要举刀砍杀年老的潘骠,老人家吓得魂不附体,潘综急忙把老父抱在腹下,匪兵就举刀转砍潘综,一时被砍得皮破血流,顿时昏晕过去。忽然另一匪兵跑过来,对其余的匪兵说:‘这一青年以死救父,是难能可贵的孝子,怎么可杀他呢?杀孝子是不祥的事,万万不可杀!’其余匪兵听了,急忙把潘综救活过来,护送他们父子二人安全回家。(取材自德育古鉴)

  孝媳守护病姑得免火灾

  清代乾隆庚子年间,北平(即今北京)竹斜街发生大火,焚毁的房屋,达百余栋之多,死伤的民众,数以千计,一时大哭小喊,情况极为凄惨,至于损失的财产,更无法估计。可是在这一场大火中,也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奇迹,就是在火灾的断壁残垣之中,竟有一间破屋巍然独存,未被火焚。这一间幸运的破屋中住著什么人呢?为什么能单独避去火灾呢?

  据人们这样说:破屋中仅住著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婆婆,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寡妇,她们姑媳二人,相依为命。老婆婆的儿子,早于几年前去世,邻村的人,很多来向寡妇说媒,劝诱她再嫁,可是这位年轻的寡妇,因为婆婆久病卧床,需要她日夜看护,侍奉汤药,所以她宁愿牺牲自己的青春,坚持拒绝人们的说媒,表示决不再嫁。一年复一年,她细心耐烦的看护著病姑,口无怨言,面无怨色。

  在这一场大火灾中,当熊熊的火焰燃烧到她们的邻居时,忽然风势转变了方向,所以火焰没有燃及她们的房屋。当时的人,都认为是孝媳守护病姑的孝行,感动了菩萨,因而菩萨保佑她们免了火灾。(取材自滦阳消夏录)

  道丕法师诚感父骨

  后周道丕法师,是陕西长安贵胄里人,自幼抱著出世的大志,七岁就出家做和尚。

  十九岁时,长安发生战事,带著母亲到华山避难,住在山洞中,那时因为兵灾的影响,米价很贵,没钱买米,只得饿著自己的肚子,乞食供母。母亲问他:‘儿子吃饱饭了吗?’他虽饥肠辘辘,但为了避免母亲伤心,回答说:‘我已经吃饱了。’他的父亲是一位军人,在霍山的战役中阵亡,他母亲对他说:‘你父亲在霍山战死,尸骨暴露在风霜中,你能把它寻回来安葬吗?’法师奉了母命,一路赶往霍山,寻取父亲的尸骨。

  可是他看到战场上东一堆西一堆的累累白骨,无法知道究竟哪一具是父亲的遗骨。他就日夜的诵经,向空中祈祷说:‘古人精诚的感应,有滴血认骨的事,现在我要寻取父骨,祝愿群骨之中,如果有转动的,那就是我父亲的遗骨。’他专心一志的注视著一大堆白骨,精诚祈祷,过了几天,忽然有一具髑髅从骨堆中跳出,摇动了很久,他知道这绝对是父亲的遗骨,不禁高兴得跳起来,把那具髑髅抱在自己的怀中,带回家中见母亲。就在这天夜间,他母亲也梦见丈夫归家,第二天早晨,果然看到道丕法师带著父亲的遗体回来,随即安葬。当时的人,都认为道丕法师的寻得父骨,是至孝的精诚感应所致。

  后来法师在朝中讲道,常居首席的地位,颇获朝野人士敬重。像道丕法师的孝行,绝粒而饷母饥,诵经而获父骨,真是大孝兼乎存殁,至行超乎古今,可说是佛门中具有孝行的模范人物。(取材自高僧传)

  宗赜禅师念佛度母

  宋代长芦宗赜禅师,湖北襄阳人,自幼丧父,他的母亲陈氏,把他带往舅父家中抚养。少年时代,读诵儒书,博通世典。二十九岁,忽然觉悟人生的无常,立志修学佛法,礼长芦秀禅师出家,参通玄理,深明宗要。

  想到母亲养育的深恩,当图报答,就迎接母亲在寺内方丈东室,朝夕侍奉,除了供养丰富的物质外,更恳切的劝导母亲念佛,修学净土法门,过了七年,他的母亲在念佛声中,安详生西。禅师曾著劝孝文行世,共一百二十篇,前一百篇,说明物质的奉养,是世间的孝,后二十篇,说明劝父母修净土,是出世间的孝,往生西方上品上生的果,当以孝养父母为先。(取材自净土圣贤录)

  顾态奉父诚心不欺

  顾态,是一位天性很孝顺的人。他的父亲娶妾,生了两个儿子,十分钟爱,顾先生以教书为职业,每年所得薪金,全数奉献给父亲。

  庚子年的春天,他受聘为张氏家塾的老师,到任的那日,张氏知道顾先生的孝行,就把全年的薪金,一次送给他,并且对他说;‘今天我送给你的银子,你的父亲不知道,这里有人出售田地,你可把这银子买田,到了秋收以后,可以获得几石的租米,这样才是增加收入的好办法,何必把薪金都给父亲呢!’顾态回答说:‘父亲是我家庭中的家长,我的薪金收入,应该都给父亲分配应用,才能尽到做儿子的责任。我怎可为了几石租米而改变孝心,怎敢把钱私用而欺骗我的父亲呢?’他收受了张氏全年的薪金,仍是诚心恭敬的全数奉献给父亲。

  由于顾先生孝顺的榜样,所以他的儿子都有良好的品行,有一名叫际明的儿子,少年时就考中了进士,做到翰林的官位。(取材自德育古鉴)

  杨孝子行乞供亲死后升天

  杨孝子,是江苏省武进县圩桥里人。他的父母亲生活十分贫苦,并且体弱多病,终年与床褥为伍,苦水为伴,除了衣食以外,还要支出很多的医药费。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杨孝子实在无法负担父母亲的生活,万不得已,只好冒著耻辱做乞丐了。把行乞所得食物,供养父母,倘若父母还没有吃饱,虽然自己饿得饥肠辘辘,也不敢先吃,一定要待父母完全吃饱以后,方才进食。如有美好的珍贵食品,就跪在父母的面前,很恭敬的献给双亲吃。不仅在物质上,使父母亲的衣食满足,另在精神上,使双亲有所娱乐,可是地处乡间,没有戏院剧场等娱乐场所,杨孝子就自己编造了很多山歌,在双亲面前,一面唱歌,一面跳舞,博得双亲的欢笑。这样经过了十多年,当地的人,都为杨孝子的孝行所感动。有一家富户,要雇杨孝子为佣仆,但他并没有接受,回答富户说:‘我的双亲终年害病,缠绵床褥,我每天除了行乞之外,就要在家为双亲侍奉汤药,不能一天离开家庭,所以我无法到你家中来做佣仆,只能谢谢你的好意了。’从此以后,他仍是像以前一样的行乞,稍有余钱,就替双亲延医诊病。后来杨孝子的父母相继去世,他把行乞所得的钱,买了两具棺材,脱下自己的衣服做殓衣,虽天气严寒,赤身忍冻,也不顾惜。父母的遗体葬在田野间,他露宿墓旁,日日夜夜的哀哭,过了一个多月,竟因悲恸过度致死。

  在杨孝子死后的一天,乡间有一姓徐名道之的人,因病去世,被鬼差带到冥府,看到一个穿著紫袍的冥官,向冥王报告说:‘杨孝子到了。’冥王趋前欢迎。徐道之仔细一看。原来冥王所欢迎的人,就是刚去世的杨孝子。当时听到冥王对杨孝子说:‘久仰你的孝行,像你这样的大善人,我们地府是不敢惊渎你的。现在天帝有命令,召你升到天堂去。’徐道之因经冥官查明阳寿未尽,回阳苏醒了。在徐道之复活以后,逢人便讲述在冥府亲闻冥王宣布杨孝子升天的事,因此当地的人,都知道杨孝子死后,受到升天的善报。(取材自德育古鉴)

  朱寿昌修忏遇母

  宋朝朱寿昌,是刑部侍郎朱巽的儿子,他的母亲刘氏,出身微贱,在寿昌七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与母亲离婚,后来他母亲又改嫁民间,不通音讯,到寿昌长大以后,常常思慕自己的母亲,但不知母亲的下落,苦于无法会面,十分悲哀。他就辞去了官职,立志一定要寻到母亲,经过了万里的跋涉,吃尽了千辛万苦,还是没有达到寻见母亲的愿望。

  他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深信感应的不虚,他刺了自己身上的鲜血,用血写成水忏一部,印施流通,利益大众,并且日日夜夜的持诵水忏不辍,祈求佛菩萨的灵感。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有一天,他走到陕西同州地方,忽然遇见了母亲,那时他母亲虽已白发苍苍,面有皱纹,但容貌还能认识,可是寿昌以前还是七岁的小孩,现已长成了大人,他母亲却不认识他了。寿昌亲切的连呼:‘妈妈!妈妈!’并且高声的说:‘我是寿昌,我是寿昌。’他母亲哎呀一声说:‘我的儿,做梦也没有想到在此与你相见。’母子二人,二十多年不见,一旦会面,不禁惊喜交集,喜极而涕,抱头痛哭,感动了很多路旁的行人,都驻足而观。朱寿昌把母亲迎回家中,尽心孝养,后来他出任‘司农少卿’的官职,孝行更笃。当时士大夫中,对于朱寿昌的孝行感应,一时传为佳话。(取材自梦溪笔谈)

  吴二事母尽孝免于雷击

  吴二,是江西省临川县的一个贫民,侍奉老母,极为孝顺,颇能博得老母的欢心。有一天夜间,梦见神对他说:‘你前生有宿恶,明天午刻,将为雷击死。’吴二因为不忍离开老母,求神救命。神说:‘这是天数,没有办法避免的。’吴二深恐雷击使母受惊,第二天早晨,准备了早膳对母亲说:‘我今天有事出门,请母亲暂到妹妹家去。’可是他的母亲不允许,过一会儿,天空中乌云满布,雷声隆隆,电光闪闪,吴二更加忧虑母亲受惊,急忙把大门关上,自己跑到田野去,静待雷击的惩罚。

  哪知再过一会儿,天空放晴,吴二竟没有遭受雷击,平安归家。回到家中以后,小心的保护著母亲,还不敢把梦中的经过说出来。第二天夜间,又梦神对他说:‘你的至孝感天,已宥除前生的宿恶。’后来吴二更加孝养母亲,终身不懈。(取材自德育古鉴)

  许坦舍命救亲

  许坦,是唐朝时代的孝子,在他十岁的那年,有一天,跟著他的父亲一同入山采药,忽然半路中跳出一只猛兽大豹,张开了血盆大口,攫著他的父亲。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小小年纪的许坦,并不惊慌,他一面鼓足了最大的力气,高声呼救,一面举起了木杖,奔著向前追击那只大豹。说也奇怪,那只凶猛的豹,竟出乎意外的,舍弃他的父亲,回头逃走。许坦的父亲,得以死里逃生,真是惊喜交集。

  父子二人,在饱受虚惊之后,再也无心采药,就一同徐步回家。从此远近各地的人,传播著这一件颇有传奇性的事实,大家都认为许坦的孝行,制服了猛兽。否则的话,那只凶恶的大豹,能猛攫他的父亲,怎么反而畏惧十岁的小孩子呢?这显然是至孝的感应所致。后来这件孝行的美谈,传到朝庭,皇帝唐太宗听了大奇,对侍臣们说:‘许坦是一个小小的儿童,竟能舍命救亲,因而制服猛兽,这样令人感动的至孝,应该予以大大的嘉奖。’后来皇帝授予他‘文林郎’的官衔,享受殊荣。(取材自历史感应统记)

  孙瑾孝感天晴

  孙瑾,是元朝时代的孝子。侍奉父亲及继母,竭尽心力,表现至诚的孝行,颇为当时人民所称道。父亲去世以后,棺柩停在家中四年,他忧伤万分,整日衣不解带,每天只吃稀粥,断绝荤腥,虔诚的念佛诵经,以期父亲魂超极乐。将要出葬的时候,雇船载著棺柩渡江,正值狂风怒号,波浪汹涌,可是当运柩的船刚开出时,顿时风平浪静,一帆风顺,好像行于平地一样,大家都赞叹这是孝顺的感应。

  他侍奉继母唐氏,宛如母亲,有一年,继母胸部生了一个大痈,脓血淋漓,呻吟床榻,痛苦万分。他为孝心的驱使,不嫌脓血的污秽腥臭,用嘴吮著继母的疮口,用舌舐去皮肤上的脓血,过了几天,继母唐氏的痈,竟霍然而愈。唐氏又患眼病,起先只是双目红肿,视力模糊,延医诊治,病势并未减轻,反而一天一天的加重。最后竟至双目失明。他看到继母不能看见世界上的一切,实在太可怜,他想,以前继母患痈,是他用舌舐愈的,倘使再用前法,是否也有复明的希望呢?因此,他又不畏污秽,不怕麻烦,每天用舌舐著继母的双目,一星期,二星期的过去,并不见效,但他一点也不灰心,每天继续为唐氏舐目,因为他想这样最少可给继母精神上的安慰,持续了两个月,继母的双目,居然复明,重见天日,母子二人,真有说不出的喜悦。

  后来继母老病去世,将要下葬的时候,每天苦于大雨滂沱,因而葬事受阻,他夜间向天号哭,祈求天公放晴。第二天早晨,果然云开日朗,天空大放光明,葬事得以顺利进行。葬毕以后,天又下雨,数日不止。天公放晴一天,分明是便利孝子葬母的。从孙瑾孝顺格天的事迹看来,可知孝顺之至,所求皆应。无感不通,真是不可思议。(取材自历史感应统记)

  黄道贤减寿益亲

  黄道贤,是元代的孝子。

  他自幼丧母,全赖父亲把他辛辛苦苦的教养成人。他深深地感觉到亲恩如海,因此侍奉父亲,竭尽心力,每天早晨及晚上,都要诚诚恳恳的向父亲嘘寒问暖,从来没有一天懈怠。有一年,他父亲患了很重的病,遍请名医治疗,哪知非但不见痊愈,反而一天一天的危险,神识昏迷,不省人事,竟使群医束手。黄道贤看到父亲危笃的病状,急得日夜忧虑,手足无措。幸而他平日有宗教信仰,想起观世音菩萨是大慈大悲的,救苦救难,有求必应,就在观音菩萨圣像前焚香点烛顶礼祈祷,愿意减少自己的寿命一纪,增添父亲的寿命。俗语说:‘人有诚心,佛有感应。’当他祈祷完毕以后,父亲的神识就清醒过来,全身病痛,爽然若失,许多名医看到他父亲不药而愈,都叹为奇迹。到了元统一年,他的父亲才老病去世,果然符合增添一纪之数。

  道贤虽自愿减寿,却反而享到高寿,并且生活富足,儿孙满堂,临终的时候,毫无痛苦,安祥而逝。(取材自万善之元)

  魏母陈悟证居士割臂疗亲

  魏母陈悟证居士,是清代末年湖南郴州诗人陈筠心先生的孙女,也就是邵阳佛学巨子魏默深大德的孙媳。他的儿子魏逖先,法名真安,也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曾经讲述他母亲割臂疗亲的孝行,极能劝世励俗,现在写在下面:

  魏母十二岁的时候,她的父亲远出谋生,因此只有她一人在家侍奉母亲。有一天深夜,她的母亲忽患急病,吐血不止,这时家中没有一个男子,母女二人,惊惶失措。正在危急的时候,她毅然割下左手臂上的一条肉,煎了汤给母亲吃,说也奇怪,她母亲喝了汤以后,吐血立止,转危为安。当时她为了顾虑母亲心痛不忍吃,没有告诉母亲是煎臂肉的汤,只说是药汁,也没有对别人说,所以这件割臂疗亲的孝行,不但当时没有人知道,且当时妇女都是穿的长袖衣服,无人发觉她臂上的刀痕,因此数十年来一直无人知晓,就是她的儿女也不知其事。

  直到一九二八年,这位童年时曾经割臂疗亲的魏老太太,已是七十三岁的高龄,这年冬天害病,她的儿子逖先居士,想到母亲衰老之年,世间的供养,力不从心,就发心为母亲祈求出世的大道,在十二月十八日,左臂燃香,为母发愿祈求三业清净。到同月二十三日的夜间,魏母忽有衰弱无力的现象,呼吸微弱,全家的人睹状,就环绕在她病榻旁齐声念佛。那年的除夕,逖先居士又于右臂燃香九炷,为母发普贤十大愿。到了第二年,即一九二九年正月十五日的夜间,逖先居士的妹妹悟进居士,也燃香左臂三炷,正月十六日的早晨,又燃右臂六炷,三月初一日,逖先与二位妹妹,再各燃香左臂三炷,共同为母祈求佛力加被。这时魏母陈悟证居士,看到儿子们的孝心,极为感动。因此呼唤儿女们到病榻前说:‘我在十二岁的时候,曾割臂医疗你们外祖母的急病,当初我绝对没有希望将来我的儿女也能报答我,想不到现在我病了,你们竟为我燃这样多的臂香,祈求佛力加被,这应该是我童年时割臂疗亲的感应。’说完以后,就揭开衣袖,露出左臂给儿女们看,大家才发觉魏老太太童年时割肉处的刀痕,长约三寸,宽约七八分,看到的人,都感动而泣。到了三月初六的辰时,魏母在念佛声中,含笑合掌而西归。

  我们看魏老太太童年时的割臂疗亲,志在救亲,非求名闻,所以经过六十年之久而无人知晓,因为纯孝出于至诚,所以能不著相,不求表扬。但到临终的时候,儿女们都在臂上燃香,使其母获得佛力加被,得生净土,这显然是她童年时割臂疗亲的感应。孝经上说:‘孝悌之至,通乎神明。’确是真实不虚的。(取材自真安居士笔记)

  陈廿三蛇伤虎咬

  陈廿三是宋朝时代的人,住居在偏僻的山地。他生就一副凶暴刻薄的恶相。最可怜是陈廿三的父亲,已是将近古稀的风烛残年,平日营养不良,操劳过度,以致到了高年,百病丛生,咳嗽气喘,连年不愈,一口一口的痰涎,终日吐个不停。可是他对父亲的疾病,完全不放在心上,反而说父亲夜间的咳嗽声,打扰了他的睡眠,又说父亲的痰涎使他看了恶心,因此常对父亲厉声呵斥,‘老不死’三个字,成了逆子陈廿三的口头禅。

  俗语说:‘强妻逆子,无法可治。’陈老头子面对著这样不可理喻的逆子,也只徒唤奈何,常常暗暗流泪。躺在病榻上,越想越伤心,自言自语的说:‘儿子对我忤逆不孝,我总是活不长的了,可是我真为儿子担忧,他这样忤逆,将来恐怕要受到蛇伤虎咬的恶报。怎么办呢?’陈老头子在病魔及逆子的双重夹攻之下,不久就永别了人间。

  有一年,陈廿三与同村青年数人,结伴到深山去采柴。漫步在蜿蜒的山路上,忽然草地中游出来一条四脚蛇,对准著他的脚部猛咬一口,一时鲜血淋漓,染红了他的裤子,也染红了地上的青草。他为了躲避毒蛇的缠身,忍著痛苦向前行走,哪知不到几步,树林中风声起处,突然地又跳出来一只斑额吊睛的猛虎,同伴的人看到了老虎,都纷纷的拼命逃走,可是陈廿三因为给毒蛇咬伤了脚,没法用力的逃,结果给老虎咬去吃掉。当他给毒蛇及猛虎包围的一刹那,也已觉悟这是忤逆的恶报,哀哭呼天,可是当恶报临头的时候,呼天无效,懊悔也已来不及了。(取材自德育古鉴)

  倪九夫妇的下场

  倪九是浙江省青田县人,虽出身贫寒,但由于经商得法,薄有积蓄,渐渐成为当地的小财主了。他自幼丧父,早年母亲为生活重担的逼迫,曾在富户人家充当奴仆,才茹苦含辛的把他养大成人。照道理讲,倪九现在生活宽裕,应该知道如何孝养白发苍苍的老母,报答天高地厚的深恩。可是倪九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妻子,对于老母很瞧不起,认为老太婆是奴仆出身,极为低贱。倪九听了妻子的枕边絮语,竟把老母深恩抛在九霄云外,视母亲像眼中钉一样。夫妇二人的想法,老母本来是做奴仆的材料,索性就把老太婆当作下女看侍,一切家庭的打扫,厨房的烹饪,厕所的整洁等大大小小杂事,都要视茫茫而发苍苍的老太太独负责任,倪九夫妇却享受著安乐的生活。

  有一天倪九家中准备宴客,早晨天色刚亮,倪九夫妇醒在床上,还不起身。倪九却在床上,高声大叫,呼唤隔房的老母说:‘快起身!快起身!今天要宴客,怎么还不起身!’从大叫的声音中,可听出倪九对老母颇有怒意。可怜的老太太正在好梦方酣的时候,给儿子大声叫醒,只好揉著昏昏沉沈的睡眼,拖著疲乏的身子,起身到厨房去烹鸡煮饭。忽然一霎那间,天空中狂风怒吼,接著疾雨倾盆,附近山上的大石,在狂风暴雨中裂开,飞落在倪九寝室的屋上,顿时屋梁倒塌,倪九夫妇都被巨石压死。他母亲因为在厨中烧饭,幸而安然无恙,邻居的人,都认为这是倪九夫妇不孝的报应,证明因果的可畏。(取材自感应篇集注)

  温五夫妇的惨死

  温五,是一个浓眉大眼,身躯高大的彪形大汉。性情横暴,行为粗鲁,乡人都畏之如虎。在家庭中,他常常辱骂父亲,殴打哥哥,他的哥哥是一无知乡愚,懦弱无能,绝对不敢与他计较,只得携著妻子,迁到遥远的地方居住,避免与他冲突。可是温五对哥哥还是不肯放松,常常寻到哥哥家中,坐索酒食,强借金钱,稍不如意,兄嫂都要受他的淩辱。

  这样一个横暴的恶汉,倘有贤良的妻子予以劝导,或许稍可改变他的恶性。但不幸得很,他妻子对丈夫的恶行,不仅不加规劝,反而助纣为虐,协同他忤逆父亲。有一天下雨,他呼唤父亲上街买菜,父亲知道自己儿子脾气很坏,不敢不从,但雨天道路泥泞,无法行走,然恐触怒儿子,不得已宰烹自养母鸡供养儿媳。温五老实不客气地,带著妻子围坐而食,狼吞虎咽,吃个精光,并不留一些余食给父亲。锅中仅剩残余的鸡汁,父亲私取残汁尝尝,给温五看到了,拍桌大骂父亲口馋,盛怒之余,还连汤带饭倾入厕中。他父亲遭遇如此的羞辱,怨无可伸,只得跪在灶神前面泣诉,温五认为父亲是在灶神前咒他,更暴跳如雷的说:‘你要咒死我吗?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有一天,父亲抱著孙儿嬉戏,偶一失手,不慎把孙儿跌倒在石台上,额部跌伤,温五认为伤害了自己的儿子,拿起棒来要打父亲,他父亲急忙躲入床下,他一棒打在床上,把床打得倾斜破碎。他父亲呼号求救,声达四邻,但邻居们都畏惧温五凶暴,闭户不敢过问。

  初秋的八月,正是台风的季节。黑夜中,狂风怒吼,暴雨如注,接著大地震动,房屋摇摇欲倒,温五急忙携妻抱子,出外避难。年老的父亲,行动不便,拉著温五的衣袖说:‘儿子救我!儿子救我!’可是残忍成性的温五,不管老父的危险,反把父亲推倒在地上,只顾自己带著妻子逃命,刚逃到巷口的时候,大地震动更加厉害了,巷墙倾斜,巷口两边砌著的大石磨相对著倒下,将温五夫妇拦腰夹住,墙上砖石倒如雨下,把这对忤逆不孝的夫妇打成齑粉。事情发生以后,很多人都看到石磨上斑斑的血迹,深信这是忤逆不孝的恶报。(取材自太上宝筏图说)

  张继宝不孝遭雷殛

  张继宝,是宋仁宗时的人。他本来姓薛,因为幼年时兵荒马乱,在避难逃亡中,与他的亲生父母离散了。幸而有一位张元秀,怜悯他的孤苦,收为养子,这个原为薛家的孩子,从此就改姓为张。张元秀夫妇因为没有亲生儿女,对待养子继宝,极为疼爱,如同亲生儿子一样,辛辛苦苦的把他抚育成人,并且延师课读,培养成为一个很有学问的人。有一天,继宝外出游玩,途中适逢自己的生母,他竟忘记养父母的养育之恩,不辞而别。

  张元秀夫妇失了儿子,悲痛万分,终日在家盼望继宝归来,可是望穿秋水,不见爱儿的踪影,失望之余,老夫妇哭泣不已。后来家道中落,老夫妇沦为饥民,因此更渴求继宝的下落,四处探听,逢人询问。过了几年,得悉继宝赴京考中了状元,并且做了大官,老夫妇听到这消息,喜出望外,急忙借了路费,赶到京中去寻觅爱儿。好不容易见到阔别多年的儿子,哪知继宝看到二位老人衣衫褴褛,好像失了他的颜面,竟完全忘了抚育之恩,非但不肯相认,还饬令属下加以驱逐。老夫妇气愤填膺,头撞墙壁而死。一会儿,天空中阴霾四合,雷电交加,霹雳一声之下,张继宝在雷殛中毙命了。(取材自古病今医)

  不孝逆子,饿死亲娘

  我的邻居给我讲述了两段发生在她们家乡的事情,问我这是不是佛说的因果报应。

  吉林省某县,一个村子,一家八口人在不长的时间里演绎了一场人间悲剧。十里八乡都知道这件事。虽然他们不懂什么叫佛法,却都知道这叫报应。这一家的父母在几十年的岁月里,面朝黄土背朝天,拉扯大三个儿子、三个闺女共六个子女。并一个个为他们娶了媳妇,盖了房;嫁了闺女,带走了嫁妆。这该有多么不容易,是显而易见的。当被生活压弯了腰的老爹送走了最后一个出门的闺女,自己却积劳成疾,永远地躺下了。村里人为他感叹,说他命苦,然而他老伴的命却比他更苦。老爹走了不到一个月,老娘因脑溢血,也躺在了床上,留下个半身不遂的毛病。虽然还可以自己用左手往肚里送饭,也能够去厕所解手,但必须有人照顾,搀扶才行。

  这六个子女(还不算他们的孩子),共十二个人又是怎样对待这辛苦了一生的母亲呢?

  开始一段时间,他们安排两个人一班,轮流照顾老娘,也还说得过去。时间一长,跟着老娘的三儿子和媳妇就厌烦了。先是嫌人多添乱,摔摔打打,说三道四,后来就指桑骂槐,跟妯娌和大姑子、小姑子吵了起来,干脆不让人家来护理了,也不让送饭。起初他们吃饭时还给老娘送去点吃的、喝的,后来发现吃了喝了还要上厕所,三儿媳恶心干这个活,就开始给老娘减饭减水,有时一天也不给送点吃喝。其他子女与三媳妇不睦,十天半月也难得来一次。有一次三女儿来看老娘,发现老娘少气无力,仔细听才听见老娘说:“我饿……我饿……”于是跑进三哥屋里,想给老娘找点吃的。没想到三嫂闻听大发脾气,跑进老娘屋里大喊道:“你刚吃了两碗稀饭,怎么又要吃的?要是撑死怎么办?你的闺女还会说我们不孝顺你呢!”在三女儿坚持下,总算给老娘喂了几口饭。喂饭时,三女儿趁三嫂不在屋,把手伸进被子里一摸枣老娘的肚子瘪瘪的,证实三嫂讲的是假话。于是第二天,三女儿给老娘送来了六个鸡蛋,老娘简直是狼吞虎咽,一口气就吃光了。过了一会,好像有了点力气,她对三女儿小声说:“你们不来,他们一点水和饭也不给我吃,是想饿死我呀。”又过了些天,二女儿家吃大虾,给老娘送来了两只,正在喂老娘吃,被后进来的三儿子看见,上前一把将碗打翻在地,并用脚将两只虾踩烂,愤怒地责骂二妹不该让老娘吃大虾,说脑溢血病人不易吃补品,补的血多了还会脑溢血,死了你负责呀?并说,如果你们谁要再管老娘的事,我就把老娘给你们送去,不要只管吃不管拉!他们一家的情况村里早就传的沸沸扬扬。许多人劝大儿子,劝其他孩子快把老娘接到自己家来养,可是始终没有一个孩子响应。没过多久,老三院子里就传来了哭天喊地地叫娘的声音,辛苦了一辈子的老娘终被病魔和饥渴以及比病魔和饥渴更凶残的黑心逆子夺走了生命。

  凛冽的寒风呼啸着,仿佛震天撼地的哀乐,伴随着一群披麻带孝的不孝儿孙走向墓地。大把大把的纸钱被抛向空中,却被发怒的寒风夺去……

  死亡好像认准了一条道,接踵光临这个家庭。

  一个月后,大儿子因脑血栓住进了镇医院,虽经抢救免除一死,却留下个半身不遂的毛病。后来竟然也能蜷着胳膊拉着腿出现在街头巷尾。

  在大儿子出院才一个月时,二儿子和大女婿前后几天相继住进了镇医院,诊断结果全是脑血栓。二十天后,上边两个还没出院,二女儿也以同样的疾病住进了镇医院。

  二女儿出院的第二天,三媳妇也来报到,不过这次不是脑血栓,换成了胃穿孔。三儿媳还在打着吊针,三女婿骑自行车不小心撞在了拖拉机上,飞出两米多,被送到医院时虽然还有口气,但全身多处骨折,外加左膝盖骨骨裂,右膝盖粉碎性骨折,一连几个月下不了地。

  老太太死后一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的子女及其配偶,相继光临这家乡镇医院,每人出院时都花了一万多块钱。难怪有人诙谐地说:乡镇医院被大款们承包了。从没有拿过奖金的医生护士,每月都领到了一百多。这种“走马灯”似的住院,全是一家的人。在那段时间里,一传十、十传百,十里八乡,成了人们田间地头,茶余饭后的谈笑资料。虽然当地信佛的人很少,但每个参与聊天的人,口里都会说一句:“活该,这是报应啊!”

  到这还不算完,上边说的半身不遂的大儿子,有一天走在大街上活动手脚,突然间腿一软,一头栽倒在一辆刚好路过的汽车的大灯上,被撞出一米多,伤及大脑,成了植物人,据说至今还在家里躺着。不久二儿子得了肝炎,折腾了一年多死了。再往后大媳妇也得了脑血栓,现在已死亡。往后还会发生什么事,不得而知。我的邻居说,老太太的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差不多都是老人一手照顾大的,而在老人患病住院期间竟没有一个人去看望老人,让人听了感到寒心。但愿有善知识教给他们佛法,转变未来的命运。否则天理昭彰,他们的结局将不堪设想。

  逆子故意饿死患病的亲娘,虽然民未举,官未咎,没有受到国法的制栽,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些不孝子女一个接一个受到恶报。(无名氏)

  坏心遭灾

  大概是92或93年,在我们这儿古楼南不远有一家店铺(这一代在当时是黄金地段),因为老主人的辛勤打理,小店生意十分红火.后来老伴去世几年之后,老主人觉得生活虽比较富裕但是总缺一个说话的人,后来又找了一个老伴儿,也是个很好的人.但老主人的儿子却极力反对,时常发脾气摔东西,动不动就又打又骂.

  这个儿子头胎是个女儿,就因为是个女儿,这个儿子十分不喜欢她,包括儿媳在内.后来又偷生了个儿子,这下女儿更没地位了,一天到晚帮家里干活,有时作业都没时间做.自从老先生添了孙子后,他儿子就更变本加历了,没办法,老先生把小店给了儿子,自己和老伴租房子住,但儿子还是不放过老俩口,时常打上门去.快过年了,儿子不但没给老先生送过年的东西,相反却在老先生的门口烧了给死人才烧的纸!当时街坊都看不过去,但也敢怒不敢言,毕竟不是自己家的事儿.又一天,儿子又给老先生烧了纸,结果当天晚上,他自己住的小店铺就发生了火灾,原因是他把电炉子放在床下取暖,时间长了把被褥烤着了,大火着的很大了他才发现,因为小铺里放的东西很多,晚上他又把摩托车放在了门口,结果费了很大劲儿才逃了出去,他只救出了他媳妇和小儿子,女儿在屋里又哭又叫他也没救,幸亏消防队和街坊的帮助,把女儿救了出来,但店铺全完了,这个不孝的儿子和他的小儿子也因烧伤过重死了,女儿因睡在另一个墙角而没被烧死,但也被烧伤,儿媳妇也被严重烧伤,事后很长时间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后悔啊!(无名氏)

  逆媳地灭

  清代嘉庆二十三年,江苏省无锡县北乡曹溪里,有王姓的儿媳,是一个泼辣凶悍的逆妇,平日懒于操作家事,一切煮饭洗衣,乃至打扫等杂务、都要老态龙钟的婆婆动手。可是婆婆年老力衰,对于家事的操作,当然不能做得理想,或是房屋打扫得不够整洁,或是菜肴烹调得不够味儿,因此时常遭受逆媳的恶言咒骂。

  那逆媳的丈夫,亦即婆婆的儿子,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人,坐视妻子忤逆自己的母亲,不敢加以劝导,更谈不上管教。邻居的人,有时看不顺眼,偶而从旁劝解,总无法遏制逆媳的恶性,至于婆婆本人,为了爱护孙儿,竟甘受逆媳的淩辱,逆来顺受,日子一久,逆媳益发肆无忌惮。

  有一天,婆婆带著孙儿玩,不知怎的,孙儿跌了一交,跌破了头。逆媳认为是婆婆太不小心,以致跌伤了自己的儿子,竟对婆婆破口大骂。正在咒骂得凶狠,使婆婆痛心万分的时候,忽然乌云四布,大雨倾盆,不一会儿,房屋内外,都积满了水,逆媳两脚踏在泥地上,因泥地被洪水冲得很松,逆媳竟陷入泥土中,越陷越深,她不禁惊慌起来,急忙大呼:‘婆婆救我!婆婆救我!’婆婆看到媳妇陷入危急状态中,虽已忘了平日的怨恨,很想救她,但在狂风暴雨中,束手无策,逆媳身体的大部分,都已陷入地下深泥中了,放声痛哭起来,可是哭也无用,不到一小时,全身灭入地中。

  狂风暴雨过后,邻居们把逆媳从泥地中挖掘起来,已经窒息毙命。这样的惨死,好像是被活埋一样,远近的人,看到逆媳死得如此的奇,都说显然是忤逆的现身恶报。当时有人作了一首诗说:‘大地难容忤逆人,一朝地灭尽传闻。婆婆叫尽终无用,何不平日让几分!’(取材自万善之元)

  巨蛇猛咬逆媳心

  很久以前,高川地方有一个乞丐,原来在乡间有一简陋的茅屋,自从某年高川发生水灾以后,他那一所聊蔽风雨的茅屋给无情的洪水冲走了。从此他才成为无家可归的乞丐,只得带著七十多岁的老母,不到三十岁的娇妻,在一座破庙中住下来。

  乞丐虽然贫穷得三餐不继,可是侍奉母亲,却很孝顺。他除了行乞以外,就是捡拾麦穗。当农人在割麦季节,把一捆一捆在田中割取的麦,挑回家中时,常有许多麦穗掉在道路上。所以乞丐每天捡拾道路上的麦穗,常能满载而归。

  有一天,乞丐辛苦了整日,拾到麦粒一斗余,带往家中。他的老母和妻子,看到他带了一大斗麦回来,有如久旱逢甘霖,都快乐得眉飞色舞,希望能痛快地吃一顿美好的面食。乞丐嘱妻子把麦磨成面粉,并且还特别吩咐要把好的面粉制成饼,供养母亲。

  哪知乞丐虽是一个孝子,而乞丐的妻,竟是心黑手辣的逆妇。她对于丈夫的嘱咐,表面上是唯唯应诺,暗里却违背丈夫的意旨,反把好的面粉藏著自己做饼吃,用粗的面粉,掺和污水制饼,给婆婆吃。乞丐的母亲吃了饼,滋味不好受,以致引起呕吐腹痛。

  这天晚上,风雨交作,在那一座小小的破庙中,黑漆漆的一团,忽然听到乞丐的妻号啕大哭起来。乞丐点燃了灯,起身一看,发现一条巨蛇钻入他妻子的胸中,把他妻子的心脏咬了一个大洞,鲜血直流,一霎那间,逆妇竟一命呜呼了。

  小庙附近的居民,都知道了这件怪事,一传十,十传百的,远地的人,也络绎不绝的到小庙去观看。沈太太当时也曾前往看热闹,亲眼看到蛇尾垂在逆媳的胸间,有二尺多长呢!(取材自阅微草堂笔记)

  索命鬼

  我们念佛小组有一位老年居士,早年受三皈五戒,常年茹素,持戒念佛,人皆敬佩赞叹。这件事是她告诉我们的。

  一天早晨五点多钟,睡梦中她恍惚看到两个模糊不清的人对她讲话:「我俩来索你右邻的命。」她一听马上就醒了,连忙到对面屋叫醒女儿。女儿也信佛,娘俩每天一起做早课。母亲就对女儿说了此梦。

  娘俩一块谈论起右邻李大爷来。李大爷为人倒还随和,但他母亲病瘫卧床后,不是很孝顺。那时院里大家伙经常去看望他母亲,老人常偷偷抹泪叹息:「没吃过一顿饱饭。」

  天还没亮,邻院传来李老汉的大叫。娘俩赶紧赶过去。只见李老汉捂着胸口,痛得说不出话来。脸上冷汗像黄豆般大,吓得她女儿不知所措,只会不停地哭。女婿慌忙出去找车,没等车到,李老汉已气绝身亡,死相很难看。

  雷诛赌逆

  湖州南浔镇,有一个寡妇的儿子好赌,一天赌输了钱,要母亲典衣给他,母说:“我要到你姐姐家,等穿到时,就把衣服给你。”儿子就为母驾船前往。母亲平素爱惜衣服,想要等登岸后再给。儿子怀疑母亲不给他,发怒与母争,把她沉到河里。返回还不到一里,殷殷地听到雷声,急忙到家,对妻子说:“快用大缸盖我。”妻问缘故,不回答,并强迫她服从。但雷声很细,没有震动大缸。过了一段时间,妻子看见缸边流出血水,感到很奇怪,启开一看,夫已无头,只见鲜血淋漓,惊呼邻里人到,大家都说是她谋害,故说假话。就驾船等候姑到,就要报官,船到半途,有物阻桨,一具女尸浮起来,手拿人头,发挽指上。仔细一看,尸就是母亲,头就是儿子。大家这才知道母为子所害,就释放了那个女人。(先大人笔记)

  赡养老人,死后报恩

  杭州袁午葵,名滋,平生喜爱布施。遭遇三藩之乱的时候,浙江被掳走的妇女很多,袁尽自己的全力把他们赎回。又经常刻印许多有效药方、格言警句、劝世善书,赠送别人。康熙五年,袁的一个婢女烧完茶,把热炭放在木桶里,火没有熄灭,而桶子放在楼上床边,很少有人去。袁虽然有个女儿因病躺在隔壁,但也无法知道。这时,病女忽然看见死了的那个老婆婆,在大白天露出了原形,用指甲刺她的面。病女很恐惧,大声喊叫。于是家人匆忙赶来,才发现木桶已经烧成灰烬,床的一半也已烧焦,火势正在蔓延,即刻就会形成一场大灾难,大家奋力趁早熄灭,才免除一场即将发生的大祸。原来这个老婆婆是袁收养送终的,她刚来时,年已六十,袁看她老而无子,就安慰她,收留下来。住了几年,她的丈夫也来了,袁又留住赡养。老夫老妻非常感谢他的恩德。到死的时候,年纪已经八十了。知道这个事情底细的人,都认为是老婆婆现形报恩。(其亲面述)

  儿女不孝孙无情,狠心饿死老娘亲

  试问人间情何在,苍天不恕负心人。我的邻居给我讲述了两段发生在她们家乡的事情,问我这是不是佛说的因果报应。

  吉林省某县,一个村子,一家八口人在不长的时间里演绎了一场人间悲剧。十里八乡都知道这件事。虽然他们不懂什么叫佛法,却都知道这叫报应。这一家的父母在几十年的岁月里,面朝黄土背朝天,拉扯大三个儿子、三个闺女共六个子女。并一个个为他们娶了媳妇,盖了房;嫁了闺女,带走了嫁妆。这该有多么不容易,是显而易见的。当被生活压弯了腰的老爹送走了最后一个出门的闺女,自己却积劳成疾,永远地躺下了。村里人为他感叹,说他命苦,然而他老伴的命却比他更苦。老爹走了不到一个月,老娘因脑溢血,也躺在了床上,留下个半身不遂的毛病。虽然还可以自己用左手往肚里送饭,也能够去厕所解手,但必须有人照顾,搀扶才行。

  这六个子女(还不算他们的孩子),共十二个人又是怎样对待这辛苦了一生的母亲呢?

  开始一段时间,他们安排两个人一班,轮流照顾老娘,也还说得过去。时间一长,跟着老娘的三儿子和媳妇就厌烦了。先是嫌人多添乱,摔摔打打,说三道四,后来就指桑骂槐,跟妯娌和大姑子、小姑子吵了起来,干脆不让人家来护理了,也不让送饭。起初他们吃饭时还给老娘送去点吃的、喝的,后来发现吃了喝了还要上厕所,三儿媳恶心干这个活,就开始给老娘减饭减水,有时一天也不给送点吃喝。其他子女与三媳妇不睦,十天半月也难得来一次。有一次三女儿来看老娘,发现老娘少气无力,仔细听才听见老娘说:“我饿……我饿……”于是跑进三哥屋里,想给老娘找点吃的。没想到三嫂闻听大发脾气,跑进老娘屋里大喊道:“你刚吃了两碗稀饭,怎么又要吃的?要是撑死怎么办?你的闺女还会说我们不孝顺你呢!”在三女儿坚持下,总算给老娘喂了几口饭。喂饭时,三女儿趁三嫂不在屋,把手伸进被子里一摸棗老娘的肚子瘪瘪的,证实三嫂讲的是假话。于是第二天,三女儿给老娘送来了六个鸡蛋,老娘简直是狼吞虎咽,一口气就吃光了。过了一会,好像有了点力气,她对三女儿小声说:“你们不来,他们一点水和饭也不给我吃,是想饿死我呀。”又过了些天,二女儿家吃大虾,给老娘送来了两只,正在喂老娘吃,被后进来的三儿子看见,上前一把将碗打翻在地,并用脚将两只虾踩烂,愤怒地责骂二妹不该让老娘吃大虾,说脑溢血病人不易吃补品,补的血多了还会脑溢血,死了你负责呀?并说,如果你们谁要再管老娘的事,我就把老娘给你们送去,不要只管吃不管拉!他们一家的情况村里早就传的沸沸扬扬。许多人劝大儿子,劝其他孩子快把老娘接到自己家来养,可是始终没有一个孩子响应。没过多久,老三院子里就传来了哭天喊地地叫娘的声音,辛苦了一辈子的老娘终被病魔和饥渴以及比病魔和饥渴更凶残的黑心逆子夺走了生命。

  凛冽的寒风呼啸着,仿佛震天撼地的哀乐,伴随着一群披麻带孝的不孝儿

  孙走向墓地。大把大把的纸钱被抛向空中,却被发怒的寒风夺去……  死亡好像认准了一条道,接踵光临这个家庭。一个月后,大儿子因脑血栓住进了镇医院,虽经抢救免除一死,却留下个半身不遂的毛病。后来竟然也能蜷着胳膊拉着腿出现在街头巷尾。

  在大儿子出院才一个月时,二儿子和大女婿前后几天相继住进了镇医院,诊断结果全是脑血栓。二十天后,上边两个还没出院,二女儿也以同样的疾病住进了镇医院。

  二女儿出院的第二天,三媳妇也来报到,不过这次不是脑血栓,换成了胃穿孔。三儿媳还在打着吊针,三女婿骑自行车不小心撞在了拖拉机上,飞出两米多,被送到医院时虽然还有口气,但全身多处骨折,外加左膝盖骨骨裂,右膝盖粉碎性骨折,一连几个月下不了地。

  老太太死后一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的子女及其配偶,相继光临这家乡镇医院,每人出院时都花了一万多块钱。难怪有人诙谐地说:乡镇医院被大款们承包了。从没有拿过奖金的医生护士,每月都领到了一百多。这种“走马灯”似的住院,全是一家的人。在那段时间里,一传十、十传百,十里八乡,成了人们田间地头,茶余饭后的谈笑资料。虽然当地信佛的人很少,但每个参与聊天的人,口里都会说一句:“活该,这是报应啊!”

  到这还不算完,上边说的半身不遂的大儿子,有一天走在大街上活动手脚,突然间腿一软,一头栽倒在一辆刚好路过的汽车的大灯上,被撞出一米多,伤及大脑,成了植物人,据说至今还在家里躺着。不久二儿子得了肝炎,折腾了一年多死了。

  再往后大媳妇也得了脑血栓,现在已死亡。往后还会发生什么事,不得而知。我的邻居说,老太太的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差不多都是老人一手照顾大的,而在老人患病住院期间竟没有一个人去看望老人,让人听了感到寒心。但愿有善知识教给他们佛法,转变未来的命运。否则天理昭彰,他们的结局将不堪设想。

  逆子故意饿死患病的亲娘,虽然民未举,官未咎,没有受到国法的制栽,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些不孝子女一个接一个受到恶报。这真是,世上万事万物都在说法。善人说善人的法,恶人说恶人的法,人说人的法,畜牲说畜牲的法。你要是明白了,衣食住行都可以实践佛讲的法,经就是路,怎么走法,决定权在你自已。

  我将这个生活当中的因果报应,现世现报的故事写在这本小册子里,就是为了警示那些不孝顺爹娘的逆子赶快改邪归正,否则恶报来时,悔之晚矣。

相关文章: